www.2979.COm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[东方夜谈] 大树的报复

[东方夜谈] 大树的报复

时间:2012-02-05 作者:卞永刚 点击:

  当人贪得无厌、患意索取时,大自然的报复已悄然而至......

  陆定山是个生意人,这天他在外地做完一单生意,见天色已晚,就准备找个地方住下。走到一条僻静的小巷,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拦住了他。女人约摸二十多岁,模样很俊俏,她对陆定山说:“我知道你是定远县人,我和你是同乡,想请你给我男人捎点东西回家。”

  陆定山奇怪地问:“你怎么会认识我?"

  女人说:“我听一个熟人说的。我家住在靠山村南坡,我男人叫王杏银,是个断了左臂的残疾人。我在城里打工,本想这段时间回趟家,可老板不准假,只好拜托你了。”

  陆定山不愿揽事,就推托道:“哎呀,这段时间我要做生意,可忙了。”

  女人想了想说:“我不会让你白忙的,我这里有两个金耳坠,算是给你的酬劳吧。”说完,女人从耳朵上摘下一对金耳坠,交到陆定山的手里。

  陆定山见这对耳坠就像两把小扇子,做工非常精细。他当然不相信这是金子做的,但女人说到这个地步,也不好再拒绝,就对女人说:“好吧,你要带什么东西?体积大了,我可带不了。”

  女人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布口袋,交到陆定山手里,说:“麻烦你了,请你一定把它交到我丈夫手里。”

  陆定山用手掂了掂布袋,感觉里面全是玻璃珠大小的圆圆的东西,也不沉,就把口袋装进随身的挎包里。当陆定山再次抬起头时,那女人却已不见了踪影……

  第二天,陆定山准备回家,走在街上,看见一家金店,他突然想起女人给他的金耳坠,就信步走进金店。

  金店里有一位老师傅,陆金山掏出金耳坠,对老师傅说:“这是我老婆家祖传的,可她不知道是不是真金的,也不喜欢这个样子,想重新打一对,你帮忙参考一下吧。”

  老师傅拿着金耳坠,用手掂了掂,又用放大镜仔细看了一下,对陆定山说:“是真金无疑。这么好的做工,要是重打就太可惜了。”

  陆定山听了,不由喜出望外。坐在回家的车上,他心里想道:那女人肯用一对金耳坠让我捎个口袋回去,说明口袋里的东西要比金耳坠贵重得多。他忍不住取出那个口袋,想打开看看,没想到布口袋的开口处用绳子牢牢系着,陆定山又拉又拽,怎么也解不开,只好悻悻作罢。

  陆定山回家后,还是不甘心,就想用剪刀把绳子剪断,可这绳子似乎是特殊材料制成的,任凭怎么剪,绳子上都没有一丝断裂的痕迹。

  陆定山感到十分奇怪,只好放弃,打算把袋子送到女人的丈夫王杏银的手里。陆定山根据女人说的,来到靠山村,找到一个当地的村民,问:“你知道南坡在什么地方?"村民警觉地望了他一眼,反问:“你去南坡做什么?"

  陆定山随口说:“哦,我找人。”村民点点头,用手指向南边的一道山坡。陆定山一看,村民指的那个地方,自己以前好像去过,他记得那里除了茂密的树林,根本没有房屋。也许自己上次没瞧清楚?陆定山想了想,还是决定去一趟。陆定山来到南坡,不知怎的,平地里飘来一阵大雾,如牛奶一般浓稠。陆定山一下迷失了方向,在树林里乱转了一会儿,终于看见一座茅草房。

  陆定山走上前,只见房门开着,里面一片黑暗。陆定山走到门口,叫道:“屋里有人吗?"

  “你找谁?”黑暗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陆定山说:“请问,王杏银是不是在这里住?我找他有事。”

  “你进来吧。”男人说。

  陆定山走进屋,只见黑暗里一线灯光慢慢亮起,原来,男人点燃了一盏煤油灯。在适应了黑暗后,陆定山见男人约摸四十多岁,左臂的袖管空空荡荡。男人对陆定山说:“你找我做什么?"

  陆定山忙从包里掏出那个布口袋,对男人说:“你老婆让我带东西给你。”

  男人用右手接过口袋,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。他用嘴叼住口袋,右手熟练地解开口袋上的绳结,那手法看得陆定山眼花缭乱。

  解开绳子后,男人将口袋里的东西倒在桌上,陆定山忙凑了上去,只见桌上堆了一堆圆圆的东西,仔细一看,竟然全是银杏的果实。

  男人用右手拨拉着银杏果,一粒粒地仔细数着,最后,对陆定山说:“不错,正好一百粒。”

  陆定山觉得奇怪,问:“你老婆为什么要给你一百粒银杏果?"

  男人没有回答,只对陆定山说:“谢谢你,你等一下,我给你酬劳。”说完,将身子探到床下,从床下搬出一个坛子,打开坛子的盖子,陆定山只觉得坛里放出一片令人眩目的金光。男人将手伸进坛子,取出两小片扇形的东西递给陆定山。陆定山一看,这两片东西和女人上次给自己的金耳坠一模一样。陆定山收了东西,匆匆下山。

  回到家,陆定山找到一个叫炜子的人,对他说:“我有个发财的门路,你做不做?"

  炜子是个小偷,刚从监狱里放出来,陆定山刘炜子说:“靠山村南坡的茅草房里,住着个断臂男人,他床下有个坛子,里面装满小金扇子。我们两人去把那个坛子抢走,几辈子都吃不完。”

  炜子不信,说:“人家有那么多金子,干吗还住茅草房?"

  陆定山掏出那四片小金扇子,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。炜子看到金子,眼睛就被烧红了,立刻答应下来。

  当天夜里,两个人趁着夜色的遮掩,来到靠山村南坡。炜子撬开茅草房的房门,两人溜进屋一看,那男的不在家,屋里没人。

  陆定山心里说“正好”,就和炜子两人抱起坛子,跑出茅草两个人正高高兴兴地往山下跑,不料没走多远,就被一群拿着棍棒的人拦住了,这些人都是靠山村的村民。一个村民说:“听人说,今晚有几个贼来偷金瓮,想不到是真的。”

  陆定山听了,脸都吓白了,原来当地有一个凤俗,先祖被火化后,骨灰盛在一个坛子中,称为“金瓮”,然后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埋下,传说这样可以庇荫后世。陆定山和炜子傻了:自己偷的明明是装金扇子的坛子,怎么成了装骨灰的金瓮?他们百般解释,可村民们根本不听,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狂殴,陆定山连声讨饶说:“我们真的没偷金瓮,你们要是不信,可以一起去找王杏银问个明白。”

  一个村民听了,冷笑一声,说:“南坡是座荒山,根本没人居住,更没听说过什么叫王杏银的人。你们就是想偷走金瓮,讹人钱财!”

  另一个村民想了想,说:“看他这么肯定,要不咱就去看看?"于是陆定山带着村民来到南坡。

  到了地方,只见一棵公银杏树巍然耸立在那里,并没有什么茅草房。陆定山傻眼了,村民说:“这里从没住过人,只有一棵百年老树。”原来,这棵公银杏树有一百多岁了,一直孤孤单单地站在这里,当地人称为“银杏王”。为了让公银杏树有个“老婆”,二十多年前,村民在这里栽了一棵母银杏树,一直到今年,母银杏树才成熟,开第一茬花。

  陆定山呆呆地看着大树,这时,一把小金扇子缓缓飘落在他手里,陆定山仔细一看,发现那是一片金黄色的银杏树叶。一瞬间,陆定山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  原来,陆定山是做贩卖树木生意的,他经常在乡下山林里寻找珍贵野生树木,然后偷伐盗伐,贩运到城里,获取高额利润。几个月前,陆定山看中了这里的一公一母两棵银杏树,就悄悄带着工人来盗树。那棵公的,因为工人操作失误,把左边的树丫搞断了,破了相,陆定山才没有挖,只挖了那棵母银杏树,卖到城里。陆定山想起,盗走母银杏树时,那树正在结第一茬果实;他还想起,那个穿旗袍的女人曾告诉他,断臂男人名叫王杏银,反过来念,不正是“银杏王”吗?原来,是自己拆散了这对银杏夫妇,而女人托自己带回的一百颗银杏果,正是她和“银杏王”的孩子。陆定山抬头一看,只见“银杏王”四周散落着一些小银杏树苗,仔细一数,不多不少,整整一百棵……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