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2979.COm
澳门金沙娱乐4166 诗·画·话 流行·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意林杂志 > 世间感动 > 女追男,又何妨

女追男,又何妨

时间:2015-12-2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没守住白菜地
  
  大学报到那天,我们接到通知到教学楼1314教室开班会。站在教室门口我迅速扫视一圈,目光锁定在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的男生身上,帅气的他拥有棱角分明的侧脸和难掩稚气的笑容。
  
  同学们的自我介绍,有上来就秀肌肉的,有长篇大论做家乡形象大使的,也有一展歌喉表演才艺的,还有留过洋简历压倒一片的……终于那个帅气的男生走上台,他低着头,左手插进蓬松的头发抓了两三下说:“我也没有什么特异功能,哦,不,是特殊才能,我喜欢弹吉他,认识你们很开心!”放好话筒离开讲台后他又跑上来说:“对了,忘记说了,我叫杨铭。”全班哄堂大笑。回到宿舍,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听着窗外的蝉鸣,我想我有喜欢的人了,他就是杨铭,我的杨先生。
  
  虽然我是资深的起床困难户,但一想到上课可以见到杨先生我就不赖床了。我踩着上课铃声飞奔进教室,坐下后我展平衣襟的每一个褶皱,理顺每一缕刘海,然后用我雷达般的双眼搜索着杨先生的信号,但是,没有接收到杨先生的一点点信息。我意识到:他逃课了。一整天他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里。
  
  晚饭我坐在杨先生好友胖哥旁,故作随意地问:“今天怎么没看见杨铭,他逃课啊?”胖哥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说:“不是,他忙乐队的事去了。他想组乐队,缺吉他手,正着急呢。”“胖哥,我有点吉他基础,你看我行不?”胖哥的鼓打得有模有样,所以我料定杨先生组乐队鼓手铁定是胖哥。“嗯,行,我跟他说说吧。”“好咧,胖哥出马肯定没问题。”我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,离开了。
  
  接下来我疯狂练吉他,练得我一抱吉他室友就边扔枕头砸我边吼:“赶紧睡觉!”不知道是我真的有长进还是杨先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,反正我成功加入马头乐队,潜进了他的生活。不得不说杨先生真的很忙,他忙得不好好吃饭,所以我每天早上在男生宿舍楼下徘徊,把买好的早餐拿给他。“又来晨练啊,有没有顺便给我带早餐啊?”他边说边接过早餐,似乎一切顺理成章。
  
  考试前我为杨先生整理各种复习资料,还拉着他去图书馆刷题。这天我给他打电话叫他起床,他居然第一次没有马上挂掉。我迟疑地“喂”了几声,传来他轻快的声音:“我早起来了,你等着,我马上下来。”不一会儿一抹白出现在我的眼前,在阳光下晃得我睁不开眼。“好端端的穿什么白衬衫!”去图书馆的路上我抱怨着,其实他穿着很帅。杨先生身上有一股阳光的味道,甜丝丝的,让人忍不住想要深吸几口。进门前他拉着我神秘兮兮地问:“你觉得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“比平时更憨更神经。”我满不在乎地说。“你到底是不是女人?都没有第六感!我恋爱了,你没发现?还说是好哥们呢!”杨先生飘然而去,我一整天都浑浑噩噩。在我严防死守下竟然还是让别人钻了空子,我努力了这么久他竟然当我是哥们,强烈的挫败感扑面而来。我病了,一连三天都倒在床上。杨先生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,“哥们”被抛到九霄云外。“守了这么久的白菜地居然让猪拱了。”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,第四天我梳妆整齐决心见一见那是“一头什么样的猪”。
  
  汝乃吾意中人
  
  刚进教室,我就被一架纸飞机击中,胖哥连连摆手说sorry,把我拉到一边嘘寒问暖,然后指着不远处,我看过去,笑得灿烂如花的杨先生,和拱了我白菜的“猪”。但我不得不承认人家其实是小白兔,温柔可爱娇俏可人。无奈,我只得缴械举白旗了。
  
  此后,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没有参加乐队的常规训练,也不再晨练顺带送外卖,更不提供考前的刷题服务了。
  
  那天半夜零点,手机的振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胖哥说:“杨铭喝多了,你快来看看吧。”“什么?”我一时反应不过来。“杨铭失恋了,你快过来吧,就在学校门口他平时驻唱的那个酒吧。”我顿时清醒,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就出门了。等我到了酒吧,杨铭认出我说:“哎,你来了,你不是整天躲着我吗?现在来看我笑话?”我二话不说扶他出了酒吧,等他吐过了,我把他带到操场边的长椅上,等着他清醒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歪在长椅的扶手上睡着了,突然被杨先生的大叫惊醒:“你说,那个胖子到底哪里比我好?她偏说打鼓的人看起来比较性感,弹吉他的怎么了?”“弹吉他?弹吉他的帅啊。”我没精打采地说。
  
  “那你觉得我帅吗?”
  
  “帅啊,你最帅。”
  
  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
  
  “喜欢啊,一直喜欢。”
  
  “那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  
  我顿时清醒过来,摔坐在地上。杨先生蹲下来慢慢靠近我,我紧张得不能呼吸,怕一点微弱的气流就会把他吓跑。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,他把我拉起来,我们各自回了宿舍。
  
  第二天,大家被窗外呼啸的风声吵醒。洗漱回来我看见了杨先生发来的短信:大风蓝色预警,多穿点。我手指迅速敲击傲娇地回复:吾非汝心上人,无须挂怀。屏幕再次亮起:汝乃吾意中人。那一次我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兴奋得快要飞起来了,倘若地球引力不是如此之强,我想我已经在太空漫步了。就这样,我们在一起了!我可以理直气壮地给他送早餐不用拿晨练做借口,我可以明目张胆地在他资料夹的第一页放上我的英语满分作文,可以在马头乐队享受吉他首席的位置……周围人都说我这个女友当得太没志气,作为女生完全没有享受宠爱以及呵护。但对于我来说这样陪在他身边足矣。
  
  我扮演的什么角色?
  
  周末,我们去喷泉公园闲逛,那天他还是穿着白衬衣,一如既往地耀眼。我说他身上有一股阳光的味道,他笑我矫情。我们追着鸽子狂奔直到一坨鸽子粑粑从天而降,落在他的白衬衣上。我指着他忍不住哈哈大笑,他用水枪猛烈攻击我,还威胁说再笑就把我丢进水池。没想到,他真的这样做了,举起狂笑不止的我丢进了喷泉池中。我狼狈不堪。回宿舍后,我终于开始冷静地思考这段感情中自己究竟在扮演怎样的角色,女朋友?哥们?还是情伤后的治愈良药?我说服自己放下那颗狂热追逐的心,不再主动追逐杨先生,不再24小时oncall随时待命。
  
  一天吃饭时,他问我最近为什么对他如此冷淡。我说这是女孩子都会做的事情:与男票冷战。他问原因,我说因为想要更多的宠爱。他笑得前仰后合。也许,他习惯性地把我当“哥们”,习惯性忽略我作为女生的敏感,习惯性享受着我的付出。我选择了持续冷战,他应战,完全没有要哄我开心、缓和关系的行动。
  
  一个月后,我艰难地打出短
  
  信:吾与汝缘尽于此,各自安好。又一个星期过去了,我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两个星期后,我迟疑片刻后接了杨先生的电话,他扯了半天,最后说马头乐队需要我,再帮他一次。原来市里举办大学生音乐节,他很看重这次机会,决定组队参加,但是缺吉他手。我想了想说:“只有这个时候你会想到我,我答应你,但这是最后一次。”接下来的日子,我们每晚下课后都在排练厅练习,周末也泡在一起。我跟杨先生除了比赛事宜没有任何闲话,朋友们装作无事从不多问一句。我承认,在杨先生的影响下我已经爱上乐队,同意参加比赛,不全是帮他,也想看看自己到底几斤几两。一个月内我们准备了四首曲子,带着满满的信心赶到比赛现场。
  
  那次比赛我们拿到了第三名,杨先生作为代表上台领奖时,我看到了那久违的如孩子般稚气的笑容。庆功宴散场时,大家起哄让杨先生送我回去。我俩一路无话,到了宿舍楼下,杨先生突然开口:“真的谢谢,你为我做的一切。”他一口气说了很多,我静静地听着。杨先生承认一直对我有好感,他觉得跟性格爽朗的我在一起很舒服,聊得来也很合拍。他还承认上一段感情对他的打击很大,没有整理清楚就开始另一段感情是不成熟的行为,跟我在一起时,经常忽略我的感受他很抱歉,他抓了抓头发,略带尴尬地说:“看来我们还是适合做哥们,友情比爱情更长情,是吧?”
  
 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这一次终于是你主动了,你说得对,我们的确做不来情侣。”我在心底里加了一句:你说喜欢过,就是给我曾经的迷恋最好的答案了。
  
  生活中让我们纠结的事情实在太多,能够释然一件,身上的包袱便轻一些,能够轻装上阵。我已经逐渐忘记依恋杨先生的感觉,但我记得为他抄过的所有笔记的内容,记得为他苦练的每一首曲子,更记得自己如何拿起又如何放下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