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2979.COm
澳门金沙娱乐4166 诗·画·话 流行·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意林杂志 > 生活锦囊 > 豆汤饭

豆汤饭

时间:2017-08-1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有天我忽然很想吃豆汤饭,材料都是现成的,懒得百度,凭着自己的想法做了。用大骨汤把黄豌豆煲到软烂,盛出部分和中午剩的冷饭同煮,最后烫几根豌豆尖进去撇油。一碗吃下来,浑身汗涔涔,酣畅淋漓。味道和馆子里不差几分,不足的是黄豌豆的皮浮了一层,没能想出妥当的去皮的法子,不太美观。
  
  成都有许多可以吃豆汤饭的馆子,兼卖小蒸笼和凉菜卤菜,蒸笼里通常是粉蒸排骨、粉蒸牛肉、粉蒸肥肠几样,而凉菜卤菜的品种则很多。按说豆汤饭是冬天的好伴侣,但我记起的总是夏天傍晚,下班后回到租屋楼下的小街店铺里,独自叫上一份素豆汤,再要个小蒸笼、一份凉拌三丝的落寞惬意。
  
  独自吃饭的人很多,在成都,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,小桌前细嚼慢咽,陌生人拼桌默不作声地各吃各,这些情形都常见。食物的丰富与人的孤独成对比,慢吞吞地吃完了,虽没吃酒,人却有醉意,结好账一脚踏出店门,不偏不倚地踩进黄昏最后一抹霞光,小街被扯得瘦长,满街倾斜纤细的人影像蒙克的画作,一路往夕阳延伸过去,吃饱的人免不得摇晃两下,眯着眼睛望了远处,不经意地发会儿呆。
  
  昆明的汤饭,我看见是在西餐厅里,真是不伦不类。好奇地点过一次,米饭沉在汤下,拉拉杂杂一大碗,色相狼狈,勉强吃两口就打住。倘若曾经有过美好体验,一定不要试图去再现它,多半是要失望的。所谓时过境迁。在昆明,我不再朝九晚五地上班,亦很少独自下馆子,似乎再没有那种晃晃悠悠的年轻寂寞的好心情。
  
  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二季开播那天,我老老实实地等在电视机面前,和第一季一样,相比拍摄下来的那些食材和菜肴,我更爱看穿插其中的人和景,世俗烟火,无言而饱满,尽管呈现于影像时难免刻意,但如今我的确很容易感动,只为了平常食物流水日子。有许多次,就是在厨房,静静地做饭,心中有了沧桑,眼里有了泪意。
  
  想起喜欢的食物,不再大街小巷地找,而是一遍遍做,直到满意为止。这个过程本身便使人醉心。尤其在经历遗忘和被遗忘、放逐和被放逐之后,摊开双手,让最后一些沙粒滑落,能捧住的只有食物。它掺杂了记忆,滋味复杂,简简单单的一碗豆汤饭,也成了怀旧的仪式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